超忆症:祝福和诅咒,给那些不会忘记的人

医疗

(御坂0x4e21) #1

2017年6月 CET-4 长篇阅读 / 段落匹配试题。很有意思的一篇文章。

对于我们大部分人来说,记忆就像一种剪贴簿,一堆早已模糊、褪色而杂乱摆放着的记录我们生活的相片。就像我们想要躺在过去里一样,即使最痛苦的时刻也会被时间冲走。

然而,若是问问 Veiseh 在过去 15 年的任何一天里做过什么,他会告诉你天气的细节,他当时穿的什么,甚至是他出差时坐在火车的哪一边。

“我的记忆就像一座录像带的图书馆,遍历我生命中的每一天。从起床到睡觉。”他解释道。

Veiseh 甚至能给出这些“胶卷”开始记录的时间:2000年12月15日,在他最好的朋友的16岁生日聚会上,他遇见了他的第一个女友。他一直就有很好的记忆力,但青春爱情的颤抖似乎已经拨动了他心中的齿轮:从那一刻起,他将要开始记录整个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我可以告诉你那之后每一天中的每一件事。”

无需多言,神经科学家对 Veiseh 这样的人有着巨大的兴趣。他们想要了解人脑记录我们生活的方式。简单的解释——例如可能与孤独症有联系——已经被证明是无中生有,但是最近的一些论文最终还是揭开了这种超常记忆的秘密。这个研究甚至还可能为我们所有人提供一个方法,来更清晰地重温过去。

“超高自传式记忆”(简称 HSAM),首先在2000年代早期被发现:一位年轻妇女叫 Jill Price,写了一封邮件发给神经科学家、记忆研究者 Jim McGaugh。她宣称她能够回忆起从十二岁开始每一天的生活。Jim 能帮她解释这些体验吗?

McGaugh 对此非常感兴趣,邀请她来到实验室,并对她进行测试:他给她一个日期,并要求她说出那一天发生的世界大事。如其所言,Price 几乎每次回答都是正确的。

幸运的是,Price 在那期间还有写日记的习惯,这让研究人员可以检验她关于个人事件的回忆;同样地,她在绝大多数时间上都是对的。在这些零星的研究之后几年,他们决定给她进行更深入的自发测试:“指出你每一次访问我们实验室的时间。”


不写了不写了喵的


(穿棕色膠布雨衣的人) #2

因黛克斯


(御坂0x4e21) #3

首页酱的那个膜法图书馆作为一种知识性记忆,和这种经历性记忆还是有些区别…?


(Riyoru Ayase) #4

我好像也有一点,只要不主动删除大多都会在脑子里。。。只是没有原文中的那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