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ster 个人向日志记载/一次未知成败的自我救赎

记录
日常
文学

(Hester) #1

西元2018年北京时间03:34 蟋蟀或者是蝉鸣 17℃ 1009kPa
写在所有之前

这是一篇极其个人向的日志集合的预告,提示以及该系列的第一篇日志。

首先,进行一下投票 ,关于我后续日志以怎样的形式发布在 hitorino ,请您认真地浏览选项并根据您个人喜好和维护 hitorino 社区的角度进行投票(8.12日3:30截止投票):
不定时日更

  • 每一篇个人日志开一个新主题
  • 每一篇个人日志在本主题下开新帖

0 投票者

其次,对于日志的内容, Hester 将对您有如下警告、建议、以及提醒
(该提示可能包含的事实谬误,逻辑谬误等谬误以及其他可能引起误解的内容(版式建议/语法错误)请在本主题的贴子中回复指出与我讨论,或者 hitorino 私信等其他 im 私信,讨论方式请参见”内容4“)

  1. 可能包含轻暴力,色情,抑郁,躁狂等引起不适的内容。(会在日志标题中预告)
    我会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抒发我个人的情绪,以及记录生活,但是由于我本人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的不稳定,我无法避免会记录一些负面内容。如果您此时的精神状态并不允许,我建议为了身心健康,您可以选择暂时/永久离开此日志;
  2. 日志的主要内容:Hester(以及 Hester 允许的共同编辑者)基于Hester 个人情感,当时状态的记叙。
    可能包括:以自然科学为主的科学内容(严谨客观);个人哲学;小说;根据个人臆想对于主观内容的不真实描述,自恋,自卑,夸大,忽略等。
    我会对科学内容负责,如果出现任何谬误请按照”内容4“引用我的叙述错误并回复我正确内容,我会在经过讨论与核实之后对原文进行修改并在谬误处@您致谢(如果您并不想被@请提前告知,否则默认@)。
    如果个人哲学内容出现极大病态偏移,请按照”内容4“回复我并指出问题,我会经过讨论按照我个人喜好以及我的个人真实状态修改我关于个人哲学的内容。
    其他内容我会根据我个人喜好以及群体反应等视严重程度加以修改;
  3. 所有人都可以参与观看我关于此系列日志的编辑过程
    OneDrive链接:一个失败精神病人和一个逃亡神经患者的对话 。说明:每日不定时登陆OneDrive进行日志更新,碰到我是缘。
    请不要修改,只是观看,请尊重 Hester 和她的日志;
  4. 如何联系 Hester :当日内容请在当日主题/帖子的楼/楼中楼(根据投票结果确定后更改)/私信及其他im私信(qq:3102478878/邮箱:HesterAZR@outlook.com /telegram@HesterRZA (丢人玩意在mailto后面搞了一堆不相关内容…感恩 @artoria2e5
    建议( 强迫:有效有益的交流是基于理性的思考和严谨的逻辑上的,如果能力有限,请谦逊和善地与人沟通。请你理解我,同样,我也会理解你。
    所有问题我都会在一周之内回复,超过一周的请更换一种联系方式再次发起会话,谢谢。更换联系方式仍然累计两周以上不回复的,请自查是否友善;
  5. 本系列日志禁止任何个人/除hitorino以外的平台以任何形式使用或转载,引用请联系作者。著作权归 Hester 及每篇日志的共同编辑者所有。
  6. 不定时日更 请务必不要催更。

关于 Hester 创建个人日志的原因暨第一篇日志

表达自己的意愿由来已久,文字是最适合我的载体。
在以前的事件当中,”I am not happy anymore.“ 我宣告我将灵魂出卖给魔鬼,就和浮士德一样。然而事实清楚地告诉我,出卖给魔鬼的灵魂依然是不得安宁的。尽管我相信我所求皆不可得我仍不免怀揣着某种狂热去献身去追求。于我而言,所有都是矛盾统一的。
写日志的基本原因是我发现我自己时空感严重错乱,一天过成了36h。这件事严重地影响到了我身边的人和我最在意的人。我想我应该为他,为他们,为自己做点什么。
我不配活着也不配死去,与自己博弈是生存的乐趣,活下去是为了寻找生死的意义。
救赎我自己,道阻且长。

自我介绍参见 Hester 的丢人二次报道/偶像营业/专栏

嘛…想对这篇日志说什么随意发在主题的帖子里面就好了…直接回复我就ok(参见内容4)其实根本不知道说这么一大长串会不会有人去认真看,但是哪怕没有人看,也会在奇怪的地方格外严谨严肃,大概就是这样子的 Hester 了吧。

谢谢观赏(看这么一大堆废话真的很谢谢啦w💗heart)

共同编辑者@Aria (特别鸣谢,超绝可爱); @Hester

啊呜啊呜

那个啥…b萌给远坂凛投个票好不啦 爱你呦www


(aria深海少女) #2

Click 喵呜?

来自一只想要测试页面内跳转的笨喵(丢人


(Hester) #3

太可爱了⑧
2333


(怪阿姨 A2) #4

Mailto 链接前面有东西多了咕。


(Hester) #5

其实是当时是复制粘贴的然后忘了因为懒就没有删…(被发现了嘤嘤嘤


(Hester) #6

话说…我如果每篇日志都是新主题的话…
365天365个主题
Hester 占领 hitorino 预定


(Hester) #7

包含 GD 内容
西元2018年 北京时间13.34 人声 小孩在窗外玩闹 舌头很痛

麻烦给远坂凛b萌投个票好不啦www

《Lost in the Metropolis》

我在看《迷失东京》

feel…

awesome

没看完就已经想写观后感了

并不是电影不好

两个寂寞的灵魂迷失在偌大的城市灯光里

借着语言酒精和体温互相慰藉

短暂而不长久的爱情

我们的生命中都有进来和离开的人

每一个相遇和分别的瞬间

最好也最坏

最美丽也最恐怖

这意味着 我们所有之前的生活都会随着那个时间点

一去不复返

我们也都曾和其他人有过相遇有过分别

最好也最坏

最突然也最平静

所有初见的分别的热情热烈最后也会变成一张皱巴巴的纸

我们可以选择展开

或者丢进垃圾桶

或者再生

我们可以伤时

但是我们终将直面这一切

只要珍藏记忆就好

无论悲喜

至少我来过

至少你来过

至少我们曾爱过这世间

哪怕最后连记忆也不复

存在着就影响着

每一个瞬间

都是永恒的我们

天下大势

不过是分分合合

对立冲突

和平永恒

分裂着

拉扯着

也粘连着

一切都有终点

只是不知道何时何地哪种方式

结束罢了

所以说

揉皱的纸

应该怎么办呢

要么逃离

要么封闭

否则就是挣扎

Mon mari et moi.

Je ne peux pas aller en enfer.
Je ne peux pas aller au paradis non plus.

Le monde s’estompe.

Ingen Gud.

Enginn Guð.

. אין אלוהים

没有上帝,上帝死了。

这是我在大半个月之前写下来的东西,现在看来,依然能够理解我自己当时的心境,但是我却无法再现了。

两个同样祈求着被爱的灵魂,和一个本来也没有多少爱,最后还爱空了的人。

不应当去指责感情中的过错,而应该思考如何应对。这是浅显易见,人人皆知的道理。可是无法否认的是,我作为人,是存在感性部分的,同时我又是一个极端敏感的人。所以说当我意识到我需要用理性来解决某些事情的时候,我其实是应当跳出我现在的死循环当中,以一种近乎于上帝视角的存在去观察整件事情。只不过事实上我们谁都知道的,这不可能实现,人无法以上帝视角观察自己。我的感性牵绊着我,而我的感性也是组成我的一部分,如果完全地摒弃我的感性,那么我就不足以称为我了。但是两三年前那个15岁的Raven在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我现在还在羡慕着作为Raven活着的人。

我最终也没有看完《迷失东京》,这部影片对我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我不想看到他们的结局,我也觉得我有必要看到他们的结局。我就和在ktv里和他们怪唱纵欢的几位友人一样,大家不过是偶遇,何必在意那么多。可能几个月,几年之后,有人和我说:”Hester,你知道当初在东京的那两个人怎么样了么?”我可能才会想起,或者已经彻底忘记。

好在我并不担忧忘记,记忆本来就是模糊的,忘记或者记住重要或者不重要的事情,我也已经尽量坦然,因为所经历的一切,最终都会溶进我的血脉里。当然极少量的空气我的血液可以溶解,太多的话我会死掉,不过我相信我们会保卫我们自己。

想起来昨天有可爱的小姐姐询问我关于 gd 的问题,所以我澄清一下,以真娘身份活着的我,患有严重的 gd 。我希望成为模糊性别中偏向女孩子的一方,但是我不会那么去刻意靠近或者刻意去做。我只是遵循一直以来 Hester 的样子,按照我的喜好,做 Hester 的事。我知道手术可以去性别化,我也知道我可以吃抗雄抗雌,但是我都不会那么做,因为无法改变我的基因和我一出生就带着的身体。但是请注意,我依然不会被希望称呼为明确的女性。至于其他的 trans 吃药不吃药,我觉得开心,健康,安全,就好,不关我事,我也不会因为我不吃药干涉别人,所以说我也不希望被吃药的人干涉或者因此说我不是 trans,好在我也没有明确地把自己归为 trans 。

我决定恢复我左右开弓的能力。因为左手实在是比右手好用得多。不过也还好 ,他和我说:“Mac没有右键。”

最后就是,我绝望并且无望着,但是我得做点什么,让承诺成为现实。

有任何想说的,欢迎本帖子下回复我,或者按照原主题内容四联系我。说点什么都好,说点什么。


(Hester) #8

补充 @aria 写的评论

引用 aria, [12.08.18 19:14]
“感性执念着人性的部分,而理性渴求着冷漠而抽离的神性。 这对我们而言,只是 ‘矛盾统一’ 这一棱镜的无数个折射,而表述形式于本质上无异。 然而驱使我强调理性的想法,恰来源于‘人性’中的感性内容。意识到矛盾统一的过程令我痛苦,且数学意义上无限; ‘矛盾统一’理论也证明它自身不具有完备性。“
”我并不想过多置评。我的表述能力显然有限;而与生俱来的绝望也让我明白,任何言语都会销蚀并反噬我大脑中所剩无几的对痛苦的感知。我承认已经无力永远在‘绝望和无望’中追求矛盾统一,并且希望所有还在挣扎的心,务必向上求索。“
”大概是,永远会给人希望,然后吞噬的人。“
”绝望之为虚妄,正于希望相同。“


(aria深海少女) #9

@Hester 更新(才不会承认是 @Hester 没有网了qaq
转载自Hester空间 | Mis à jour 26 Juin

西元2018 Mardi 14 août
蝉鸣日渐式微

《你还想要来了解我么》

听说你想要来了解我

以前是小脏,你最好叫我Hester。

其实时间过得很快的,你只不过是被时间抛弃了。

一面掉hp一面写这个没有意义的东西。

在洗碗的时候想起来了以前在上高中的时候经历的很多事情。那时候我12-15岁,除了不好好学习,对比现在,简直是一个天才。洗完碗了,我不知道水流冲走了多少东西。

想起来什么说什么吧。

我的一个同桌,蛮白,有点小帅,后来胖了。后来想想,和我坐过同桌的男生全都越来越胖…那时候看他的日记,里面他和他的前女友接吻,新鲜而刺激,和不断搏动的年轻心脏一样。

因为他开始看《盗墓笔记》,在一次晚自习上,因为潘子死了哭得很难过,还被他发了说说。

帮他打听过几个女生,帮他解决过感情问题。

听他给我讲他在上初中的时候的“光荣事迹”,听到睡着,睡醒了,数学老师还在讲导数,他还在说他的事迹,甚至还画起了示意图。

然后我俩就被老师点名了。

站在走廊傻笑,互相骂对方“臭傻逼”。

帮彼此刷过碗,假装过情侣,乱穿衣服,一起睡觉,一起上课看小说,被没收,偷书。

还有放学的时候一起躲在校车后面抽烟,我喜欢十二钗,也只抽过南京。

火光明灭了我们的脸庞,烟蒂凑在一起接吻。

从后面助跑一下子蹦到他身上要他背我,因为他太高了,我一次都没成功过。

其实是我太矮吧。

还有一个同桌,家里很有钱,很胖,越来越胖。东西很乱,和他一起吃好喝好,用最高档的东西,一起打小抄。但是他很可怜,因为我考的比他好于是用刀在自己的手上划出了血,自己舔舐自己的伤口。我们闹过别扭,和好很快,也骂过“臭傻逼”。

还有一个同桌,我和他一起修旧手机屏幕,然后倒买手机。他说我像他的去世的漂亮的小姨,我看着他因为以前的一段感情流眼泪。后来他对我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不止一次,他可能只是对我这具身体感兴趣,那就给他好了,不过他还是什么都没得到,我拉黑了他,从此再也不见面。

还有一个邻桌,听他给我讲他初中时候的性经历,而我不知道那有多爽,因为我是女生。后来我在六楼看见他和另外一个女生性交,而他只是喜欢那个女生胸大。那个女生我们都不喜欢,没有资本,炫耀自己。那个女生也很可怜,其实长得还蛮不错。

还有一个同桌,长得很帅,特别能吃,越来越胖,个子很高。总是没有钱,和朋友蹭坐公交的钱。但是他不是没有钱,数学很好,很聪明。

我们曾经给他的孩子起名字。

我一直是那个,每次全民公投,最能说话的女生,总有人在班级里不喜欢我,而我总也是人缘很好。

奇怪的人不止我一个,平和的人都大多不相似,奇怪的人就更千奇百怪了。

整个高中就是白色的衬衫,蓝色的校服,柏油地操场,早起的蓝色天空,夜晚的黄色校车还有万达的灯光。

在午睡的时候,犹豫着要不要划伤自己。

酩酊大醉但是依然来上课的每一个早上。

被我遇见了的援交的女孩子。

我没有要她发现我,我想保护她。

被我吻过的那双眼睛。

补课班老师的发卷。

数学老师的D罩杯。

有机化学还有ysl的红色,那么危险,我差点吻上去。

还有好多好多事情。

“这是一个八卦与试卷齐飞的年代。”

可是我不想写了,因为我突然想通一件事,两件事。

首先是,这已经是过去了。

其次是,您配看么?

江北配狗站,您配么?

就你?配了解我么?

这大概就是我的恶了吧。

肉体还是那份肉体,骨骼也就增长了一点,血型也没有变,只不过我们的灵魂在自我拉扯。

我写这一篇的时间要很长,几乎把心脏从膛子里面挖出来,血淋林的新鲜,还冒着热乎气,而你看完这一篇只要几分钟,我想,你不配。

对,说的就是你,往下滑翻到现在的你。

除了我喜欢的人,都不配。

别哭了。

乖。



“试图接近灵魂是无意义的。”
以及

“Une époque n’est confuse que pour un esprit confus.”

@Aria 很累,耳边好吵。想要说的只有这些。

有任何想要对 @Hester 说的,还是欢迎在此帖下回复,或采用主题内容4 的联系方式(这里只是代为搬运而已qwq
点赞也请到 @Hester 的主题帖页面w

喵呜ω


(Hester) #10

本日志分割线后内容中精神错乱警告
2018.9.9 懒得看几点

有时间更新一则故事(短到长篇小说)《路灯下的卫行星》
一个 trans les、一个真汉和他们分别的故事。

  • 想看
  • 不想看

0 投票者

·····································································································································

越到后来能表达自己的手段就越来越少

当初那个表达能力很强的女孩子就永远被留在愁云惨淡万里凝的小巷里面

做成了魔鬼

不知道她会怎么样

也不希望她抢走我们

偶尔她会从云雾里面伸出一只手

纤丽苍白

和那个死老头子的挚爱一样

就是那个画里面的妓女

所有层次还有线条都在模糊的高光还有色彩的浓雾里面

可是她那只手那么单薄

皮肤包裹下的骨骼那么细弱

就那样颤微着伸出来

我不能拒绝她的邀请

我也不想救她

于是就跳进了她的地方里去

那里没有时间

没有钟表

混沌着

也极乐着

就这样想着

我也就置身小巷

我想要跑掉

但是不太可能

一面是她的手

一面是克苏鲁

或者都在一面

我可以慢点走

但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是

她在前面等我

起来更日志。

“我没有办法对她下手。”她替我们背负了太多东西,哪怕她后来坏掉了,我也不没办法对她下手。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会是这个样子,也不知她原本是什么样子。有一个人不想和我商量,还有一个人已经不能和我商量了。我很想他们。

昨天在归家的路上误把高层当成温柔的巨人,然后想到了老兵、沙漠和花豹女王。莫名地就非常感伤。巨人伏下身子想要拥抱我,可是巨人又高又大,我小小的,巨人再温柔也不能拥抱我。更何况,巨人那里没有我的位置。

写这个东西的时候,他还说爱我。


(Hester) #11

今天的日志:睡觉 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暂停一段时间吧…精神状态全线崩坏


(Lain) #12

咕咕咕。。。。。


(*Domestic Goddess*) #13

摸摸,我们支持你,慢慢恢复~


(低端小廷) #14

喵喵喵wwwwww


(aria深海少女) #15

坏掉了 想要来这里说一点什么
大概永远会让你失望吧
对不起
希望你可以好起来 然后让我毁掉

抛向天空的人偶
接住飘落无声的雪花
瞳仁猩红色的虚空里
有深海少女的心脏


蓝色血液的触手
缠绕脖颈的倒影
深海少女翕动的鳃
落入雪花里的星空


(Hester) #16

原来已经是十天以前的事情了啊
原来已经是好几天以前的事情了啊

更新关于之前所说的

郑安对店家晃了晃手机的支付页面,显示自己确实是支付了十三元,笑了笑,走了。

“店家,十三块是吧,给您付过去了,看一下。”旁边的一对情侣也显示出手机的支付页面。

不过,郑安不能说话。她不能像那个女孩或者那个男孩那样说话,会吓到别人,会被认为是怪物,是变态,会被别人在背后嚼舌根,当作辛苦一天之后,茶余饭后的谈资。而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受过太多了,她不想再受了。所以她不会轻易开口说话,哪怕是在熟人面前。

手上的炒酸奶冰是凉的,透过掌纹一丝丝地沁到皮肤里面去。郑安喜欢这种感觉,在她还是“他”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了。郑安觉得,冷和凉不是一种概念。就像是她手上的这一杯炒酸奶冰,虽然温度很低,但是里面装着好吃的酸奶还有辅料,有椰果红豆和花生碎,都是会让人觉得舒服的东西。冷就不行了,比如氮气冰淇淋,看起来是人尽皆知的好,也笼罩着云里雾里的水汽,但是会把皮肤冻伤,烫伤,郑安不喜欢氮气冰淇淋。

繁华闹市的街角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有时藏污纳垢,有时洁净无瑕,前者是找不到垃圾桶的人随手抛弃素质的地方,后者是郑安观察这个世界的地方。红色和蓝色的射灯从楼顶发出,晃着夜空。和郑安只有十米的距离,小贩的吆喝声一下子远的不真切起来,像是另一个星球的产物。黄澄澄的钨丝灯依旧,人们手上拿着的小吃依旧,郑安耳机的音量大的不像是往常熟悉的舒服格子。

郑安低头按动耳机线上的音量键,恰好能听 清楚《穿行隧道的摇篮》。她一抬头,眼前是个不熟悉的男子。

说一下我为什么会想要更新这样一篇小说。
当时站在闹市街角想事情的,其实是我。关于我想的事情,早就已经有了答案,血淋淋的,付出了点代价。但是我当时代入的那位角色的故事呢,看起来是刚刚开始。

“当距离足够遥远,路灯就足以黯淡恒星的夜辉。”

这句话是我那晚上发在空间里面的一条说说。

我不知道郑安和那个男子会有什么样的结局,我也不做大纲,不做假设,就那样下去,他们的故事,就像是那个晚上我端着炒酸奶冰在等口腔里面的酸奶融化时候的奇妙感觉一样,就那样下去吧,走过我的躯体。

我希望我以后会怎么怎么样。
我也清楚地直到我想要什么。

谢谢观赏。


(Hester) #17

因为 hester 目前写不出来任何东西 所以说专栏大概要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了
不过平常也就是咕咕咕咕咕咕咕咕罢了
明天是怎样的一天呢
我幻视的时候会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Hester) #18

突然就什么又都写不出来了

站在街边的十字路口,等待绿灯的时候,所有的不安和恐惧混合着焦虑涌了上来。
那个人和我说:“你待了一天之后,你就会想要再待一天。”
久违的情绪到来之后我反而有一丝放松。
猫猫伺机而动,试探着想要离开我的附近。而所有人都是的,我抓住过很多人,下场都是他们伺机逃离我,我是一个黑洞。不是我,是那个女孩。那我是什么样的?我是一个会轻松压垮别人的人。称作恶魔。
他说的对,他不是我第一个毁掉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所以接近我的 ,请你只是路过看看,不要把舵转移到我的方向,我不会放过任何企图接近我的人的。
我从另外一个人那里得到的关于我的,每一句都掺杂着善意的谎言,而我无法责备另外一个人,因为我也半斤八两。无法拒绝别人的人是难过的,无法拒绝引力的人是可恨的。
猫猫在我这里探险,就像很多其他路过的人也一样。有光的地方就一定有影子。火光的温暖是显而易见的,点燃火光的幽灵是可以探究的。幽灵为什么要点燃火光呢?又不能照亮自己。但是幽灵火光指路的地方是一大团漆黑的迷雾。火光那么亮,迷雾看起来也不怎么可怕。不是的,幽灵只是善于伪装。
有些人,是潘神的迷宫,我只有一团雾。把阴影笼罩上去,熟悉的城墙就变得新鲜而可怖。
“前方危险,禁止通行。”挂上这个牌子的动机是很复杂的,但是我的目的是很简单的。我可能挂上牌子的动机是想要被爱,想要新的猎物,但是我的目的是真的希望路过的人可以远离我。
从很早以前之后,我说的都是真话,我不再说谎,但是我会带着很多东西说一句真话,所以请只理解我的表面含义,那句话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要真的把我附加上去的价值揉在话里面,那样的话,代价很大。
我很清楚我是个什么垃圾。
以上。


(Hester) #19

史上最快更新
Hester 是很冷漠的


(Hester) #20

更新频率突然高了起来了耶
Baise-moi
今天早上突然感觉到了一份温暖,月光是那么的热烈。日光恐怕是不太行的吧,那么炽热地烧灼着幽灵,是无法承受的。
又做了一遍 16 人格测试,结果依然是 intp-t。似乎是基础的就是这样,有些时候会表现出intj的样子。曾经有那么短暂的时候,是一个infp。
温暖更多时候会让我感觉难过,但是我依然也会渴求着我开放了权限的人身上的温暖。那可比猫的高体温要好得多。
所有肉体上的目的,都是为了有一种归属感。我的话,是这样子的。
当我被撕裂,被毁灭的时候,我宛若新生。

晚点更新一个关于 Hester 自己的可以算作是 les 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