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子卿专栏】我深深地凝视着黑暗,长久以来我伫立,诧异并恐惧着

文学

(凌子卿) #1

受到 @Hester 的启发 ,也决定搬一些文学方面的东西到这边。

原文写于2018年7月11日,无注解版,今日2018年8月17日补上注解。

“感伤或是无病呻吟,并不重要,晦涩的隐喻与直言的号哭,对于追寻着温暖或是同情的人来说,是一样的。冰冷之人无法融化这道冰墙,这也是冰墙本身存在的意义,隔绝或是保护,有时也是同一种东西。”——凌子卿。

正文:

“我深深地凝视着黑暗,长久以来我伫立,诧异并恐惧着。”【1】

我好奇着人们的倾倒与疯狂,这让我也去凝视着纷杂的世界。【2】

我曾被驱逐、仇视过【3】,也曾伤痕累累地同样用冰冷而决绝的眼睛看着他们【4】,我的假面曾骗过世人【5】,带着面具去虚伪地像模像样地呼吸着,而如今我摘下了面具,戴上了另一个,呼吸不再自由,却又可以自由地呼吸着【6】。

我仍有容身之所,应该感激吗?【7】

我确实庆幸我还活着。【8】

只是,狩猎的鹰在盘旋,它之所以不去猎食,不过因为它是饱着的。【9】

当它可以自由地猎食、屠杀而不用被追责,当其以自然为名,那么,有何理由相信着那不被约束的强大的力量呢?【10】

“我深深地凝视着黑暗,长久以来我伫立,诧异并恐惧着。”【11】

也许那天永远不会到来,而也许我明天就会命丧于此【12】,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不会思考今天是否是自己的生命的最后一天,而我恐惧着,深深地恐惧着。【13】

如果说天灾,是人人平等的,不必担心,那么至少我担心的是不平等的迫害与歧视【14】,来自偏差之审视者们的如同钢笔头尖锐利的目光【15】,以及那份可以扭断骨头的枷锁【16】,我看见上面的铁刺还在滴着鲜血【17】,被剜去的口舌【18】,无尽的高墙【19】。

高墙上的天空,竟是自由的,无暇的,那之上的世界也许才是平等的【20】,讽刺着生命与生活,正如无数挣扎着的人最后去做的那样【21】,也正如无论是谁都无可避免地步入那片土地【22】。

可我恐惧、悲伤地凝视这地上的黑暗和天上的光明,我在其中是尴尬的角色【23】,我带着的是镜子一般的面具,谁在看着这份面具,谁却看到了自己,只是,谁也不去反思自己,反而用自己内心中的黑暗,痛斥我的恶心、不洁。【24】

人如物品一样被标上价码,贴上标签,在时代的变更中已经不是新鲜的事情【25】,仇恨的轮回,权力的更迭……人类的历史在牺牲中缓慢地前进【26】,我看到了阳光,但那一刻的真实的阳光8分19秒后才能确实地照到我【27】,而进步的阳光的速度却要慢得多。

我看到的,是几十年前的阳光,而我如今还在黑暗之中。【28】

我幻想着我拥有着可以刺穿这份黑暗的利剑,或者保护弱小的护盾,但只有在梦境和幻想中,这些不现实的道具才可以跃到另一个境界【29】,现实的躯体限制了我的行动,而我又不可抛下它,因为我害怕当它消失的时候,之上的灵魂也会消散【30】。

“我深深地凝视着黑暗,长久以来我伫立,诧异并恐惧着。”【31】

如果不能为理想而战,至少为了理想而死?还是说没有什么理想是值得用生命去捍卫的?【32】

我看到过,为了理想而献出生命的人,只是我更加痛苦地审视着自己,他们放弃生命换来的是人民的幸福,只是我好像又被谁剔除出人民,剥夺了拥有幸福的资格,在阴冷潮湿中溃烂。【33】

当我并不是我的时候,这份身体被赞扬,仿佛那个从贫困中变得富强的国家,需要这样一个未来的希望,被人肯定,被人拥簇【34】。

当我掌控着身体的时候,却发现我才是异类,不被需要且是等待着如手术一般精准地剔除的肿瘤,我不应被谈起,不应出现在众人眼前,仿佛被希望着能够在黑暗中悄然逝去,或是彻底转变成一个“正常”的模样。【35】

“我深深地凝视着黑暗,长久以来我伫立,诧异并恐惧着。”【36】

由于本文隐喻太多,所以增加注解。

【1】:“我深深地凝视着黑暗,长久以来我伫立,诧异并恐惧着”,是在辐射4中,尼克·瓦伦坦(Nick·Valentine)在钢铁兄弟会(Brotherhood of Steel)乘坐普利德温号(Prydwen)飞艇进入联邦(The Commonwealth)时说的话。原文来自于爱伦坡的诗,《乌鸦》,原文是“Deep into that darkness peering, long I stood there wondering, fearing, Doubting, dreaming dreams no mortal ever dared to dream before”(前半句),在这里不取该诗句的原义和隐喻,而取在辐射4中的含义。在辐射4中,钢铁兄弟会是人类至上的种族歧视者,保证人类族群的利益,却对超级变种人(Super Mutant,一种被FEV强制进化病毒感染的人,保有基本的通常比普通人类较低的智力与情感的人)、尸鬼(Ghoul,一种被辐射侵蚀的,面相恐怖但是拥有和人类一样智力、感情,保有原本记忆的人)、合成人(Synth,一种被学院Institute制造的机器合成人类,但已经萌生出了和人类一样的智慧与感情)赶尽杀绝。Nick作为合成人,面对着这种不加掩饰的敌意,说出了这样的话:“我深深地凝视着黑暗,长久以来我伫立,诧异并恐惧着”。合成人的悲惨处境,与现实中的性少数群体有些类似,两者都拥有和人类同样的感情,但都被认为是扭曲的感情,两者都被认为是“不自然”(Unnatural)的产物,也都被恶意的人所攻击、歧视、渴望隔绝、消灭,“明明和人类一样,却不被当作人类来看待,缺乏和人类同样的权利”。在现实中的强权对性少数群体的强大压迫力,如同辐射4中钢铁兄弟会一般,钢铁兄弟会拥有强大的武力、严密的组织,并且由于其对人类的偏袒,因此被人类所支持,由于人类是“大多数”,所以对少数者的暴力被认为是“必要之恶”,少数群体的权利、利益不被“大多数”所在乎。因此笔者也在影射现实中无视,甚至歧视少数群体的国家、组织、个人。

【2】现实中人们总喜欢站队,并对自己所在群体有着“狂热”,这份狂热使人疯狂地攻击异己,而不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也不会换位思考。因此比起这种狂热,笔者更希望作为中立者和观察者去审视这个复杂的世界,而不是加入到狂热的狂欢。另外此句也有另一个暗指,“当你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也就意味着笔者即便想要当一个中立的旁观者,也并不可能,笔者在审视深渊的时候,同样被深渊所审视,也就意味着可能被这份狂热,或这个狂热的社会所侵蚀、同化。

【3】指的是笔者个人的经历,由于自己的“特殊”,而在学校饱受歧视、恶意,甚至被威胁驱逐,而最后也因为抑郁症的原因被迫休学,被无情地抛弃。

【4】指的是笔者在最黑暗的日子里,选择用仇恨的方式活下去,想要以血还血,对这个社会执行复仇,同时心里是无情的、冰冷的,由于“这个世界没有善待我,因此我也不会善待这个世界。”不过后来没有真正地执行这个复仇,而选择某种意义上的“和解”。但是这段经历,仍成为人生的一部分,感觉到的自己对世界的仇恨,也必将影响之后的人生。

【5】指的是笔者曾经伪装自己的特殊,想要换来平静的生活。在当前的国家,许多同性恋者选择形婚,就是类似于无法承受社会的压力,又没有勇气追求真实的生活,于是伪装着自己达到某种意义上的平衡。这不代表笔者完全支持形婚,只是相对来说理解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们,也对其同情。

【6】指的是笔者不再甘愿活在虚伪中,而选择坚持自己的立场,并做好了改变的决心。而为了表达本身,戴上了面具。这个面具本身是阻碍呼吸、影响一定呼吸效率的,但是戴上面具之后却感觉安全与自由。面具本身也成了某种象征。

【7】指的是笔者仍有现实中的家可回,也有少而能够宽容相待、互相理解的朋友。

【8】相对于生活在战火、贫穷、严重疾病的人来说,以及相对于在抑郁症中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人来说,笔者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因为至少还在活着。然而另一方面,笔者认为对自己如此之低的要求本身,是一种讽刺,而这并不仅仅指的是笔者本身,更指的是性少数群体。在其它地方,有人认为“LGBT还活着,所以不存在歧视,也不存在不平等,因此他们应该闭嘴”,而这也是笔者想要去讽刺和批判的东西。

【9】狩猎的鹰指的是国家机器与国家警察,鹰本身也是纳粹来当作标志的事实,因此也借纳粹对于犹太人的迫害、隔绝、屠杀,指代当前一些国家以及其机器对于LGBT的迫害、隔绝。这里指的是在社会问题不严重的情况下,人们虽然彼此仇视,但不会过于极端,然而社会问题一旦日渐严重,一些群体就会想办法转移矛盾,把矛盾推给LGBT是常见的迫害手段。而社会压力同样会导致人们想要发泄心中不满,而缺乏保护的LGBT就很容易成为他们宣泄情绪的手段。此段也指的是,国家机器不对LGBT出手,只不过是暂时没有“需要”,如果没有法律的保护,当其想要出手的时候,则没有人能够阻挡。

【10】指的是国家层面迫害LGBT群体,往往是不被追责的。如同另一个历史时刻纳粹屠杀犹太人时,制度分解了“恶”,以至于每个人都承担“平庸之恶”,而对恶行本身不自知。之后的审判,也只会审判少数几个人,而对整个国家犯下的恶行不做具体的追讨。而如果这个国家没有“战败”,则完全不会承担任何的“责任”。“把权力关到笼子里”是民主社会的共识,然而当前的国家虽然是民主国家,但无论国家还是民众,都没有“把权力关到笼子里”的意识,以至于国家权力过大,甚至可以干涉人民的思想自由。另一方面,国家也确实决定了人是否“自然”,网络视听节目新规中将“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性行为,如乱伦、同性恋、性变态、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等”——把同性恋定义为了“非正常”。而这不仅仅是当前国家的特色,无论是美国还是西欧,尤其是其宗教势力,都曾经将同性恋定为“非自然”和“不正常”,甚至现在的部分宗教仍然在反对LGBT,另外除此之外的国家,也有很多认为LGBT是非自然与不正常的,甚至有些国家仍对同性恋者处以死刑。也因此笔者认为,如果没有法律能够真正地保护LGBT,那么国家目前不被约束的庞大力量,则是不应该被信任的,反而要警惕和怀疑。

【11】再次引用这句话,在这里的黑暗指的是国家,即对庞大国家力量的恐惧,因为当前的生活可能随时会被破坏,自己的权利可能随时会被剥夺。

【12】笔者无法预测国家行为的走向,只是怀疑、恐惧,但目前来说仍在观望,虽然怀着最坏的打算,但并不认为应该直接否定环境变好的可能性。

【13】长久的压抑、黑暗的生活让笔者变得悲观,对死亡的恐惧往往不会影响普通的人,但却经常让笔者困扰。作为LGBT群体的一部分,笔者也对当前的环境没有信心,畏惧着还算平静的生活突然被破坏。

【14】如同地震、交通意外等,是个人难以预料且难以躲避的,除了尽可能按照规则来保护自己以外,实际上难以做绝对安全的保障,过度的担忧反而会耽误自己的生活,因此笔者也认为,不应该过度地进行被迫害妄想。然而当前社会的大多数,对少数人的压迫,却是可以预料的,也可以阻止的。然而国家可以人为干预却没有干预,可以阻止并没有阻止,面对当前不平等的现状默不作声、置若罔闻,这是让人所气愤的。笔者认为当前不平等的现状可以通过人的努力来改变,因此认为需要为之付出努力,而不是接受现状并被社会同化、改变。

【15】指的是,一些不允许社会存在任何多元化和违背主流思潮的存在的人,想要通过“笔杆”来批判这些少数者,认为少数者是不道德的来侮辱他们,往往笔锋锐利、用词极端。

【16】指的是当前一些自称是精神治疗机构,对于LGBT的非人道束缚行为,也包括网戒所、书院等机构的非人道暴行。也指曾经在历史上的人们对LGBT的非人道束缚和滥用暴力改变性取向、性别认同的行为。并且也不仅仅指LGBT,也包括任何可能的束缚理由,比如“喜欢电子游戏”、“不想被父母约束”等。这种束缚在笔者看来是极端的恶行,并且对人的身体和精神都有极大的伤害。

【17】指网戒所、书院等等机构的高墙,摧残了人的精神,束缚了人的精神,而为了自由宁愿死亡的前辈的反抗,宁愿让铁丝网割下血肉也决心反抗,让笔者敬重而惋惜,同时希望尽快摧毁这些机构,才能解放目前受压迫的人们。

【18】指的是LGBT有很多人要么在现实中被家人、社会所拘禁,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也指一部分人由于畏惧而不敢发声。

【19】既指网戒所、书院等洗脑机构的高墙隔离了自由,也指另一道不可见的网络长城,阻挡了进步思想的传播,妨碍了人们更广阔地看待世界的视野。

【20】指死亡面前,人人平等,没有同性恋、异性恋之分。

【21】既指无数LGBT在历史上曾选择自杀的悲惨命运,也指笔者在自己的现实生活中,得知身边的跨性别者选择自杀的悲痛事实。

【22】指人终究会死亡。

【23】天上的光明指宗教和形而上学意义上的死后世界。笔者虽然看到现实上的黑暗,可不想寄希望于宗教和死后世界而放弃现实生活的抵抗,笔者而更倾向于在现实世界的努力,解决现实中的不公平。另一方面,笔者虽然不想加入宗教,但也并不想诋毁宗教,笔者尊重宗教和多元化。笔者认为精神世界对于人类是重要的,不可忽视的,也无法消失的,但是认为不可知论者和无神论者一样有自己的精神世界和信仰,因此即便不加入宗教,也一样可以追求精神生活。

【24】讽刺对LGBT有歧视、压迫的传统保守宗教,以及其它反同者。指的是笔者认为LGBT自身并不缺失道德,也并不是不自然的,反而是污蔑LGBT的人,在执行污蔑这一行为时,暴露了自己的恶毒和极端。

【25】指物化女性的行为和消费主义对女性的束缚,笔者认为以性别为名的限制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并且不止针对LGBT群体,而是针对几乎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在以前人们消费女性,消费女权主义,而现在也有消费LGBT群体,消费LGBT平权运动的趋势。一些民主国家为了选票和支持率讨好LGBT群体,却不真正地为他们所着想,只做面子工程,反而使政治正确的弊端出现。不过由于当前国家连LGBT平权都没有雏形,连LGBT的基本利益都无法保证,所以更多指前一部分,更多指的是对消费主义的鄙视。

【26】虽然历史多反复、倒车,但笔者认为人类社会终究是在进步的,也值得人去期待。

【27】指现实生活中太阳光照射到地球的时间。

【28】指笔者发现先进国家早就走过当前国家的路,并且先进国家已经创造了适合LGBT群体生活的社会,但当前的国家仍然在一个相对来说落后的环境。笔者认为当前的国家早晚会和其它先进国家一样,只不过不知道何时能改变,也不知道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和血泪来改变。另外也在控诉,明明其它国家几十年前就已经做到了LGBT的平权、去病化、去罪化,但当前的国家还不积极去反思、改变。

【29】指笔者个人另外在努力的电子游戏项目和小说项目,也指笔者在其它时候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指笔者愿意为了理想而战,愿意帮助弱者的决心和打算。

【30】指笔者愿为了理想而战,但不想为之付出生命。

【31】此处指的黑暗,是指死亡,也就是对死亡的恐惧。

【32】指笔者的犹豫,笔者既认为,人应该为了理想而牺牲,但又害怕死亡,所以又在思考在The Witcher中杰洛特说的一句话,“没有什么理想值得人为之付出生命”。这是利己与利他的矛盾。普通动物本身会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拥有求生本能,但是又会主动牺牲自己为了基因的延续,连普通动物都如此,复杂的人类更会产生怀疑和动摇。

【33】笔者尊重为了这个国家付出努力,甚至付出生命的英杰,也敬重他们,只是他们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然而笔者本身是否被剔除出人民,笔者并不确定。如果当前的国家把LGBT群体当作人民的败类、国家的敌人,那么这个时候再说自己爱国,无疑是讽刺的,也没有任何意义的。纵然笔者非常欣赏这片土地的文化,也希望有一个强大的国家能保护自己,但在当前的国家不断宣传爱国时,笔者对此实在无法说服自己真正地融入这个国家,因此怀疑着、踌躇着。

【34】指的是如果笔者放弃LGBT的身份,那么将会是一个优秀的公民、一个优秀的子女、一个优秀的朋友、一个优秀的学生,只要放弃LGBT的身份,放弃对LGBT权益的维护,那么未来将是光明的,不仅让自己少承受了压力、痛苦,也减轻了家人和朋友的压力、痛苦,也不会被学校和更大的社会所敌视、压迫。

【35】指的是如果笔者坚持自己倾向与骄傲,会被认为是异类,会被认为是病态且被尝试“纠正”,会因此承担许多本不必承担的压力和痛苦,会失去很多本不必失去的东西。

【36】最后的黑暗,指的是人性的黑暗,人类社会的黑暗。


(怪阿姨 A2) #2

咕。能不能麻烦不要用不会换行的代码块写这个啊…

想缩进的话有引用。


(凌子卿) #3

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框,也完全不知道怎么取消这个框。


(怪阿姨 A2) #4

你在行首多加了空格。加了很多个。

预览就在右边,可以多试试的…


at id 后面要有空格才可以啦。顺手编辑一下也当是调整公开区显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