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naut的音乐专栏

音乐

(白墨) #1

大概是会把最近听的音乐中觉得特别有意思的部分分享给大家。不太会表达这种概述性的东西,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个有意思里面会包含什么东西。但是这个意思可能包括探索未知的艺术类型以及流派的兴奋。
听的歌虽然奇奇怪怪但是还是以金属为主,一些(可能?)一般路过接受不了的音乐会单独放在虾米音乐的歌单里介绍而不拿出来发了,见谅。

我的个人歌单

image


(白墨) #2

最近听的最多的是Summoning,就是题图那个乐队。Summoning是一支来自奥地利双人黑,中间请过一个客座女歌手(因为觉得挺重要的所以单独拿出来说了下),可惜两人决定之后的专辑中不再用女声了。
Where hope and daylight die,Summoning唯一的女声作品
选用这首歌作为对大家介绍的第一首歌是因为比起其余的极端嗓,这首更加容易接受并且……女声确实好听啊!下面给出歌词:

Still here I wake and I think of you
I see you far away
Answer my call
Can you hear my voice
I hear you
For we are gone and forever lost
Broken here I lie
Beneath the shadow sink
Where daylight dies
I wake for you
In better lands the sun may shine
And green leaves on trees spring
Their opening and blossoming
But here the raven sing
But still I stand and think of
Days when grass was green
And my heart was so young
They 've never been Past
Forever lost

注:此处的:“better land”有可能是魔戒中的海外仙境“Amen”


(白墨) #3

以以上的歌作为引子。Summoning虽然是黑金属乐队,但是却没有老派的原始黑那种死硬的感觉,精致而不糙。比起其余黑金属惯用的失真严重的吉他营造的厚重音墙高速双踩大鼓,Summoning偏好用键盘弦乐以及哨笛同时使用大量和声音效合成器吟唱着古老而神秘的史诗。穿插其中的清音也是十分令人惊艳。题材上主要以Tolkien的小说The Lord of the Rings为主。大部分词作都来自Tolkien原作,加上悠扬的旋律十分耐听。这类受ambientdark wave影响的黑金属可以说是对黑金属这一音乐流派的伟大尝试。
Khazad Dum
这首就是比较典型的上面描述的综合。哨笛从前奏开始贯穿始终。Khazad Dum这个词来自于中土大陆上最伟大的矮人国度。
image


(白墨) #4

最近听的后摇居多。国内后摇不得不提的便是惘闻。
大连天空
惘闻是一支成立于大连的乐队。我没有去过大连。但是这首以乐队故乡命名的曲子中强烈表达着他们身处大而空虚的寒冷的带着海风腥味城市中的孤独,还有对曾经繁华的城市如今惨淡现状的发问与感叹。大连的迷惘就像这个城市灰蒙蒙的天空一样,捉摸不定的未来里似乎透着的全是绝望。全曲在小号的吟唱催眠中结尾。


(白墨) #5

Lonely God
惘闻不得不提的作品。温暖的过载吉他与风铃构建的孤独基调用中部中提琴的加入渲染的更加强烈。重复旋律的应用仿佛像在生活中反刍。
孤单而又灿烂的神啊


(白墨) #6

Dopamine是一支来自广西的氛围\自赏\后摇黑乐队。
迷夜


(白墨) #7

Чоmу не вийшлo?
先吐槽一下一般的键盘打西里尔字母是真的难……最近在听的都是些政治性强的作品。音乐天生具有作为宣传工具的渲染力。这首Чоmу не вийшлo大约创作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Makhno领导的乌克兰无政府共产主义运动苏联红军镇压Makhno就是歌中不断提到的Nestor Ivanovych
Makhno本人可以说是一名天才的指挥家,擅长游击战。据说tachanka就是Makhno发明的。
Makhno曾经两次和红军签订军事联盟帮助红军抵御白军的进攻,最后却同样在布尔什维克和红军手下全军覆没。Makhno本人先后流亡罗马尼亚、波兰、法国,最后在巴黎结束了颠沛流离的一生。他是一位侠盗罗宾汉式的人物,并且无疑是进行无政府共产自由主义的先驱者。


(御坂0x4e21) #8

一直觉得 tachanka 是 technical 的前身。


DEATH

TO ALL WHO STAND
IN THE WAY OF FREEDOM
FOR WORKING PEOPLE!


(白墨) #9

专业马拉机枪(笑


(白墨) #10

最近心情不太好。天气冷起来了 是该听 DBM 和 心魔 做拉锯战的日子
In Good Movies Hero Always Die
这首歌的歌词一直找不到 感谢今天一位朋友用musicmatch得到的结果

He never thought it will end like this,
But his eyes are already closed.
He just always been looking for the way back
But his path was so wrong.
He wanted a beautiful end, an end for his life,
But his death was just another number
For statistics of the suicides


(白墨) #11


这里推荐一下和ID同名的乐队——psychonaut 4
psychonaut的vk主页
psychonut这个词在wikitionary里的解释是:

A person who explores his or her own psyche, commonly with the aid of psychedelic drugs
(显而易见我只占前半句话)

psychonaut 4的成员们则似乎是完完全全的psychonaut们。4代表美沙酮替代治疗的四个剂量。psych+onaut的组合本身就很有意思,意味深长,甚至令人想歪。例如俚语里经常把weed的使用者称为“飞行员”、有时候也称为“机长”,宇航员无疑是比飞行员和机长更高端的东西。
psychonaut 4(以下简称p4)是来自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的乐队。乐队成员曾在俄罗斯居住国,他们能用俄语,格鲁吉亚语和英语分别进行独立创作。

第比利斯是一个矛盾、性感、深沉的城市。夏季日均30度+的高温以及冬天零下的严寒,如此大的反差让这里的居民更加感性。这个高加索腹地的城市远离海洋,却有一片名为第比利斯海的大湖,即使高加索山挡住了来自黑海湿润的水气,也有第比利斯海提供一年四季的阴霾与多愁善感。苏联时期留下的那些如同外星建筑般的未来主义以及后构建主义建筑穿插在古老且缺乏修葺的颓败的老房子里,弥漫着前苏联第三大城市的落魄与惆怅。

历史上第比利斯曾先后被阿拉伯人、突厥人、斯拉夫人侵占。多种文化与信仰在此交汇,碰撞,在这片土地上留下沉重的伤痛的痕迹。最近一次是08年俄格战争,许多断壁残垣至今还未修复,那些碎了玻璃的窗户就像被剜了眼睛的眼眶一样流着血,敞开的门还在号哭。如今经济的衰败,大部分人依旧过着悲惨的生活。幸好,这里出产很好的酒。葡萄酒是神慰藉这片伤痕累累的土地的礼物。有了醇香的美酒,日子不至于过不下去。


(御坂0x4e21) #12

我觉得“替代治疗”四个字更容易让人想歪(


(白墨) #13

我觉得“顺势治疗”也容易想歪


(shine-none) #14

以p4为主的试验性dsbm歌词读起来十分艰难,属于容易与自身发生共鸣却很难让他人理解的那种.[委屈][委屈]


(白墨) #15

嗯。。还有就是语言的障碍吧 英语歌词还好 俄语或者格鲁吉亚语,本身听懂或者看懂就有问题了……


(白墨) #16

8804dbd3dbc1bdf6509cc5325ebdc4af_8dd8c050352ac65cc87efa1cfbf2b21192138ac2
(Graf的照片 是可爱的美男子呢)

回到p4本身。在沉重的文化底蕴赋予其乐队独特的基调之外,其风格依旧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主唱Graf惯用称之为”哭嗓“的演唱方法,有别于其余dbm乐队粗糙沉闷的黑嗓,哭嗓尖利而歇斯底里,更容易表达分裂、压抑以及绝望。
如@ Nekoqwq 所提到的,p4的歌词很容易和听众引起共鸣,却很难分享与他人。可能音乐本身与词足够有机地结合了起来。加上p4惯用的俄语、格鲁吉亚语本身就让非此语言使用者的听众带来了理解困难(相信大部分人不知道如何输入格鲁吉亚语甚至是俄语)。天然的交流隔阂使得曲高和寡,毕竟格鲁吉亚语或俄语都是很小众的语言。


(白墨) #17

当然p4的成员们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在他们后发布的几张专辑里,英语为歌词的往往占据一张专辑的大多数曲目。话说回来,格鲁吉亚语天生押韵,极其适合歌唱或念白。俄语同样具有适合歌唱的特点,大量的连读让整首歌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尤其在念白段,听起来非常过瘾。当然Graf本身的声音也非常有特点,略微沙哑的低语与断续的抽泣耐人寻味。


(白墨) #18

与其余DBM乐队相比,p4似乎不太喜欢厚重音墙的效果。他们不会用失真很重的吉他音色,而惯用过载的音色营造温暖的致郁效果。同时运用大量原声吉他的riff演奏高加索民族风格强烈的riff。民族乐器也被加入到编曲中,例如手风琴。编曲试图用大量往复渲染出如泣如诉的感觉,中间或末尾加入大段的念白或过载电吉他的solo作为点缀,所以从全曲来看不是溢出的情绪高涨,而是抑扬顿挫的情绪起伏,听众容易体会歌曲之表达。鼓在p4的编曲中不甚突出,比起原始黑等惯用的高速双踩大鼓,p4的鼓在一个中速且低调的水平,你甚至可能不会注意到鼓,因为人声和别的器乐结合得很完美。另外鼓在念白段中起到画龙点睛的烘托作用。


(白墨) #19

2011年,p4推出第一张DEMO《40%》。专辑题目来自于伏特加的度数——40度。这张专辑基本奠定之后的乐队风格。40%
当然在这个阶段乐队还处在比较稚嫩的阶段。很多地方在尝试与摸索。值得一提的是《antihuman》最后部分的人声,非常惊艳。


(白墨) #20

2013年,p4DodsferdHappy DayS共同出版了专辑《The Great Depression I 》。合作的两个乐队在DBM乐迷中都小有名气,其中Happy Days更是为中国乐迷所熟悉。
这个专辑p4共放出两首歌曲,两首都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同时代表乐队风格逐渐稳定。
My Despair Can‘t Be Explained

My despair can’t be explained, I’m my own victim, I’m my own victim!

全歌节奏缓慢却不拖沓,由清亮的吉他轮拨将悲伤和盘托出。中部偏后的人声念白令人耳目一新。原曲是俄语,上面放的歌词是俄语翻成英语后的译本。

Моё отчаяние не ищет объяснения,я жертва самого Себя,я жертва самого себя.

原文

另一首则为Wor(l)d of Pain and Hate
这首曲子非常有特色。开头段采用苏联时期红星电视台新闻联播的片头曲,接着是一个罗斯中年男人(似乎喝醉了?)在唱着什么。
这样的开头和本曲的题目放在一起非常有趣。
QWFUUFBU%5BYLR~9%40PCZI)%254G
p4说他们是”post soviet suicidal black metal“,我想这里运用了一个有趣的双关:”post“既可以指是”post soviet“这个时代,也可以指自己的风格是”post black metal“(的确有这个流派),显然这首歌更突出于前者。红色帝国的颓然坍塌,四分五裂的加盟共和国各自东西,至少在格鲁吉亚,它留下的是人们心中隐隐的阵痛;当酗酒或嗑high了时,这层感情便像冰山慢慢地浮现出来。后半段鼓掌打节奏的桥段令人印象深刻,这种富有高加索特色的伴奏方式给本曲带来浓烈的民族风格。

I am bitter pill called anti-world!
I am the Best Way to Die!
I gonna drown down your last hope and ruin “life”!

Мир - иди на х*й, мне без тебя веселей
Мир - иди на х*й, ты так же противен как венерическое заболевание
С*чьи дети, мне веселей без вас
Счьи дети, идите нахй

(小孩子不可以用俄语骂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