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失忆的温床

日常
记录

(Hakon) #1

这个牌子的黄酒有些甜——没打算打广告,就不说是啥了,包装上写着五年陈、一级、500ml、酒精度15.0%vol。

都说黄酒后劲大,在现在看来不过是度数丢人的饮料。甜甜的味道倒也讨喜,以前有人说国人的味蕾偏好甜味,看来此言不假。黄酒热一热比较好喝,尤其是节气刚过了小雪的今天。一开始没有合适的温酒器,想了想自己之前用过的聚合物杯子够长,酒倒进去,再把杯子浸到满是开水的电热水壶,借着浮力杯子不会沉底,温一会酒就可以入口了。

附近新开的店,卖酥炸的唐扬鸡块。算是好消息,但我很快又要离开这里了。鸡块好像是鸡腿肉,有一块带着一层脂肪,用面皮裹成的壳凉掉了有些韧。我不禁想要记下关于口感、味道,以及每一处感官体验到的点点滴滴。

空气还是有些凉,只有喝下一点热的东西才让我感觉好些。听闻酒精代谢功能良好的人会在饮酒后快速分解乙醇而发热冒汗——看样子我并非擅长此道之人。

微醺的状态下感官变得敏锐,然而理性思维和运算变得无力。思维渐渐飘散,眼前浮现出了幼时上学路上凹凸不平的石头,它们因为长年的雨水冲刷变得光滑,但又是那么不起眼,隔着鞋底有些钝的触感,为此我得到了“不好好走大路”这样的评价。

想要找到更多,此刻眼前却变成了清醒的世界,耳机里播放着音乐,两只手搭在键盘上,眼前只有白底黑字,大脑把意象中的场景翻译成文字,再指挥两只手敲在键盘上记录下来。

开始变得温热的双手抚过额头、眼下和鼻梁,视界暗了片刻恢复明亮,脸上残留着有些干燥而粗糙的皮肤的触感——可能我有些高估了我喝下去的玩意。

不过,暖暖的,甜甜的,发酵的酸味和香气构成的余韵充斥整个上呼吸道——所以那又有什么所谓呢?世界暂时变得柔软可亲了,泡在软和的温床里,冰冷的风和干涸的道路,暂时记不清了。宛如一切的初见,带着小心翼翼的善意,和接触的愿望。

想要就此睡去,又想着不能忘记刷牙,和多盖上一件箱底的羽绒服。


(夏依玛尔·科瑞塔) #2

你和她关系缓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