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母上近期聊天后的随笔

心情

(夢婭・緋蕻) #1

不许哭,这点小事就哭还能干什么?
不许激动,怪不得医生给你诊断是神经质。你看看你又激动了。你这样下去还怎么好?
天天看手机,你这是网瘾吧。他们有你自己重要吗?天天水qq,你看看我用手机都是干正事,你在干什么?
我真有点后悔给你拉出医院了,真应该试试治疗,没坚持下来。
我真的怎么也无法理解。你明明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就是男的,怎么就觉得自己是女的了?你有点理由和证据吗?你那头发剪了谁还当你女生?
我生你的时候最开心的就是你是男的。不用走我那么痛苦的孤独人生。可是你这简直就是要走一遍甚至比我的还惨的人生。
………………
你怎么了,心里有话要说啊。
真是的你要我怎么办啊?好不容易了解点你的内心,这是又要闭上了,还有谁能救你啊?
………………
(是啊,有谁能解开我的自闭呢)
(本不想再戴着面具了,本来都做好准备回归自我了)
(然而如今,我算是看透了)
(这条路……就是戴一辈子面具)
(不能被戳穿,不能被注意)
(不能丧,不能哭)
(我也不想自闭)
(我应该也有外向开放的那一面)
(……谁……救救我)
——————
外加为什么不能在用户区发帖了啊,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知乎小喵尤尔喵~) #2

抱抱你喵呜~~~


(夏依玛尔·科瑞塔) #3

羡慕有长头发的
另外扩列吗
我qq18782307289


(AlexClaz) #4

在你说的话里,我最在意的地方一个是你母亲说到的痛苦孤独人生是什么,另一个是为什么她会认为这是了解了一点你的内心呢,这意味着她喜欢从哪个方面来点化或者教育你。
其实这些也不重要,这些事情都可以选择淡忘。因为或许在很多很多年后,你看这些事情,就会知道父母的出身成分啦这种事情给了他们什么样的荣辱思维和行为习惯,然后你可以解开这种魔咒。我觉得现在你很痛苦,想这些事情的作用也不大。
去玩玩近月少女的礼仪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露娜线的故事挺适合你的。


(夢婭・緋蕻) #5

呐,允许我稍作解释吧。母上打拼到现在都是自己的努力,曾经那样相信过别人,最后都无一例外被坑(坑钱坑感情吧,包括被父上,我三岁的时候他们离婚了),最后只得自己到处学习工作,应该是充分感受到女性在社会中处于劣势什么的吧。了解内心这个,是这一年来我尽力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母上,她把这20多年来我的经历条分缕析,我觉得这点来说比很多家长单纯不予理解好很多了吧,她有在很努力想为什么我会这样,甚至也有帮我想如果这样走下去,我需要怎么做。但终归算是无法理解吧,在分析我的过去的时候她发现了太多我和她的共同点,她应该是担心我这样下去也要独自承受太多吧。正常的母上都希望孩子走好一些吧。


(夢婭・緋蕻) #6

抱抱喵qwqqq


(夢婭・緋蕻) #7

唔呣,头发也就是16个月放任野长的长度,乱蓬蓬的也没修,怕弄成自己喜欢的发型会被围观
扩列的事……个人很少扩列的,等有更多的交流再说嘛,抱歉啦


(AlexClaz) #8

哇不知道你已经20多岁了呀,看原帖感觉上是个小孩子。能解释那么多东西已经很勇敢了我想。要我我是不会的只会甩掉别人而已。


(夢婭・緋蕻) #9

嘛,准确点是21岁半(正好半年后就22生日),勇敢算不上,只是思考过很多,也争论过很多罢了。当初也是好不容易捱到20之后才和家人出柜的,现在只剩母上还在尝试理解我了,家里其他人统统不见我。
————————————————————
外加今天份的吵架内容。
“你真是一点点点点进步也没有。”
“你(qq列表里的)那些十几岁小破孩都删了吧,你个成年人跟那帮小孩闹什么?”(注:实际年龄也是20左右的,不知道为什么母上骂她们幼稚得像十二三岁的孩子,我只是当树洞听她们的日常而已)
“你这样子怎么回校?就算不提年初那些事,算你没有抑郁了,病历里写着性别认知障碍,你觉得你那学校能让你回去?”(注:这里年初因有些抑郁情绪被学校拉到精神病院,还叫母上过来签了休学,现在需要所谓“心理健康证明”才能复学)


(永不服输的黑铁级勇士zeno) #10

说几句:1,从这些对话内容看,你家那位母傻逼(如果你觉得如此称呼让你觉得不舒服,那我提前道歉,但在我看来这就是个母傻逼)并没有尝试理解你,而是尝试改变你,这对你来说很危险;2,这种随便把人扔到精神病院的傻逼学校不可能接受你,直接退学是最佳选择,不过母傻逼是最大障碍;3,这个母傻逼的说话方式和我家的母傻逼很像,呵呵;4,如果是我,会直接叫母傻逼快点自杀,这么讨厌自己的女性身份,为什么不快去死呢?


(Hakon) #11

我最近在思考“观察者视角下人的定义”,可能是社会意义上的人的一部分。比如一个公众人物为媒体呈现出的形象 a 和这个人作为生物意义上的人格 b,给定一个仅熟知{a, b}其中之一的观察者,可能无法将熟知的形象和另一个建立联系。
我要说的是在观察者视角下对“特定的人”之所以是该人的判据,是通过观察者收集的信息和经验得到的。一方面收集的信息可能是片面的,另一方面观察者自身对收集的信息可能有出现偏差的解读,这造成了认知的主观性。
也许令堂用她自己的方式爱你,但在她眼里的你和你的自我认知很可能是不同的。这也许是矛盾的来源。
我不敢说如何能尽量使你和她眼里的“你”一致,因为既不能保证这么做的可行性,也不保证实现之后就能化解冲突。一是人作为有局限性的个体看事物存在各种各样的偏见,二是我在看这个案例时也只看到了整个关系的一面并通过我的主观加工翻译成我的认知语言为我所理解。
说这么多,只是希望你注意到这是一个在你们的关系中可能存在的冲突源。


(夢婭・緋蕻) #12

感谢评析。其实这里更多的算是在发泄积怨吧,母上心中的我和我心中的我肯定是两回事,而我们互相拒绝妥协。三观也好,认知也好,这年头连同龄人都有代沟,更不说六十年代出生的母上吧。


#13

感觉如果一味追求体谅父母,用“代沟”作为所有事情的原因之一,个人也许会越来越害怕把部分事情告诉父母及其他的长辈,自己内心得不到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