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天,you are (not) safe here.

告别

#1

每次出了什么事都想着删站,辞职,倒是一如既往。
所以根本没看过我说了什么,这种不痛不痒的话还是算了吧。

既然想看历史版本,我仍旧放出来吧:

不辞而别大概是很没礼貌的,虽然没有预料到,不过还是姑且来告个别吧。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分之一年,一百二十天。一百二十天前,单方面受到了某些人的恶意的人身攻击,针对心理创伤的故意的攻击,再一次诱发了PTSD,住了院。我本以为在这个号称文明平等安全的地方,这些都不是问题,所有的人身攻击,都会被态度鲜明地迅速处理,毕竟这是自己看着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地方。然而我错了,那么这两千八百八十个小时里都发生了什么呢?我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首先是无尽的无视,除了一个不痛不痒还令人误解的声明,什么都没有。随后是敷衍,在询问下得到了有限的回复,“我们现在没有精力,一定会给出一个说法,一定会作出处理。”,然而两千白百八十个小时过去了,什么都没有。最后甚至出现了嘲讽:攻击者不但没有被做出任何处理——当然,版主是攻击者自己辞职的,而不是什么处理——还被授予了荣誉头衔,登堂入室。当然BOSS跟我说什么“我删站你会不会高兴点?”这种大概算不得嘲讽吧,至于还有人说什么没有劳动合同之类的话——当然啦,写得一手官样文章,自然要官僚一点。

一百二十天,每一天仿佛都在黑暗中,曾经以为的朋友,同僚,没有人问哪怕一句,没有人愿意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者说知道而假装看不见罢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地方变成了这样,一个自己建设过的,文明,平等,安全的地方,为何这般没有一丝人情味,当然啦,这些标语已经被去除了。
我在想为什么会这样呢?号称历史性的《文明讨论规范》呢?当时花了大量的时间,为何却什么效果都没有呢?我仍记得当时深夜还在一次一次修改的情景,那它为什么什么作用都没有,仅仅是令人伤怀呢?后来我明白了,在这样一个一切事务都听候领袖“圣裁”的地方,什么规范都是没有用的,所以一切的一切,只要一句:“BOSS还没上线”就可以噎回去了,或者说,只要BOSS把你屏蔽了,就万事大吉了。至于什么“人家威胁要D我们啊”,“我们还没有那么大的影响”这种拙劣的借口,也就都可以拿出来了。所以管理员们也很随意,丝毫不考虑程序正义,即使用了肮脏的手段达成目的也——啊,不对,这种管理员已经辞职了。

封禁人身攻击者,明确一下态度,难道就如此的困难么?大概是要比逼疯受害者更困难吧。至少这里已经变得陌生到我不认识了,当听到有计划使用“领袖”这种字眼的时候,我确实很震惊,这就是号称人人平等的地方么?看来,真正想着文明平等安全的根本不是这里——在不文明不平等不安全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站出来——而只是我自己的,空想的愿景罢了,纠结于这种空虚字眼并为之伤怀的我罢了。

既然从来没有等到一个说法,那么我也给出一个说法好了:安全,平等,文明,你们不配。不要说什么“我们还很弱小”,不作为就是作恶。如果连人身攻击者都得到了褒奖,那么这里确实是变质了。
最后,我恳请把我的名字从那堆谋杀犯,嘲讽家和围观者里撤走,与其为伍,我以为耻。当然啦,你们还可以删除我的账户——BOSS说过禁言是对人类账户操作的上限,那么已经死亡的大概不在此列吧。


(Zeguqi) #2

尽管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目睹过这件事发生,甚至自己其实也没来这个站多久,也不配去劝说,不过我还是要为那个人,或是那些人道个歉。而这个歉对于你也是无用的,为的是其他人会看见我的这句话。他们会思考,会去想这是为什么,也许这里面会有什么隐情,也许那些人有错在先。我只希望其他人会为你,也为了自己,试图去彻底或不彻底解决这件事。


#3

是我的能力还不够,是我把梦想开的太大了,以至于能力不足没法实现,没有办法给每一个人都给予满意的、公正的交代。对于洛洛和你发生的那件事,深表遗憾。很抱歉,是我能力不足,你说的很对,是我没有处罚洛洛,让你愤怒了。现在再让我处理,已经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对不起。

请任何看到此帖的会员、有能力的会员请尽可能联系警方报警,当事人已经产生了严重的自杀倾向。

对不起是老大做的不好让你委屈了,是老大能力不足,没有给予每一个会员足够的关心和照顾。在这里宣布hitorino创始人Alex Grey即刻辞职,即刻退出所有hitorino事务,

让我这个不作为的人消失,让更有能力的人去做吧。希望能慰藉你的心灵。


(Zyapexus) #4

看着曾经一起做事的同僚一个又一个的离开,破站药丸。
也许那些想法从一开始就意味着没办法实现。
人类还是接受补完吧。
已经什么都不想做了。

我就不该让那人进管理,独裁就该独裁到底。


#5

好像造成骚动了,我没死,不要来打扰我最后的宁静了。已经不知道可以信任谁了。
看来您还是根本没有看我说了什么,无所谓了,都到这个地步了。


#6

我很早就说过了,小孩子的胡闹我不放在心上的,我只是对这里竟然如此冷漠感到难过。最放心的地方,最信任的人们,居然一个个视而不见。我早就说过了,趁早离开免得剩下不好的回忆,也许当时就想到会这样不了了之,不过我没想到会被这样嘲讽。


#7

算了,这个删了吧,我没想着搞事的。


(豆腐) #8

嘤 没archive到。
要揉CRT pwp
家里洋子担心你好几天了qwq


(Zeguqi) #9

看到了有人的声称辞职,还有道歉,但是事情好像没有什么改变。


(AlexClaz) #10

说得难听点辞职和道歉并不算寻找解决方法。但是不同的人,在他有心情在寻找解决方法之前,为了让自己的心情获得平静,所想要的道歉关注的量是不一样的。这很有意思。


(Zeguqi) #11

差点没看懂是什么意思,这句话有点意思。


#12

想看的话,右上角的铅笔去看历史纪录吧。不过有什么用呢?


#13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这件事已经到此为止了,这里不欢迎我,仅此而已。直到现在还打算褒奖罪犯,而不做出任何改变,因为不会有任何人去管它,仅此而已,现在的状况和我所说的如出一辙,就是这样。

这句是后来加上去的,也是最大的嘲讽。
是,我不该出现,一百二十天前开始就是,现在也是。


#14

我的一贯主张:对事不对人。你们应该很清楚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过于幼稚,把什么平等文明安全当作是真的了。
口号是人人都可以喊的,提出来也并没有什么错。区别仅仅是,有的人会为之沉思,有的人会为之流泪,而有的人却什么也不会做。这样就可以看出是谁真正认同这些理念,而又是谁仅仅把它当作口号。
人总是要付出代价,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过于理想主义而造成的,什么文明,安全,都是做做样子喊喊口号而已,明白这一点的人就活得很好,而懂得利用这点的人还可以继续登堂入室。
灯火阑珊犹梦里,虽然这里曾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虽然我早就在回忆开始变质之前离开,但毫无疑问回忆已经变质,不再温暖,变得冷漠起来,狰狞起来,恶人在张牙舞爪,围观者面无表情,甚至露出了微笑。
登堂入室贼与寇,视而不见虎作伥。既然这里不欢迎我,而且三番五次的嘲讽,就是想让我消失吧。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了,美好的回忆只能在梦里寻得了,现实已经是一片冷冰冰的东西了。


(Hester) #15

我没有为可爱的孩子做过什么
也并不能为她做什么
我只能在这里等
如果我是灯的话
那就只能等这个孩子
去找她的路 或者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