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日本改年号啦,安倍来讲话啦

日常
新闻

(AlexClaz) #1

(蛮火星的,但是我想把自己所看到的想到的相关资料整理出来,写个记事看看,这没什么主题没什么结构很散的)

嗯,我从新闻上看到,在发布新年号的时候,有首相亲自上来讲话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大概一周前某个Telegram频道说:“日本的平成时代结束了,我们的才刚刚开始。”他说的是少子与房地产泡沫吧。我想的当然是,哇,这已经结束了吗?我怎么不知道呢,然后在网上搜了下,发现还要过两天,在4月1日 - 为什么要选这个愚人节的时候 - 公开新年号的事情,日本时间11:30发新年号,12:00总理大臣讲话。这可是年轻幼小的我第一次看到年号 - 这种事情的活动呢,能不好奇吗。于是,星期一,我在宿舍里,打开古老收藏夹里NHK在毛子网站的直播,然而它们都被封了,挂日本IP开NHK Radio还能用,但是只有音频多难懂啊,没有视觉提示的时候听一句话超难。不过意外地发现NHK官网上就公开播送发表新年号这段时间里免费的TV Live。啊,能用真好,新宿人头攒动。播音员在说,宫内厅山本长官正在前往皇居汇报关于新年号的事务,播音室里面谈,这次看上去进行得都很平静没有泄漏的事情啊,你看新宿广场上的人等得好心急啊这样这样的。

然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几个黑衣的行色匆匆的人进来了。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新年号是reiwa。


来源: http://www.vice.cn/read/reiwa-goes-viral-memes

啊,不是这个,是这个reiwa。

他说,令和来自于万叶集里面的序文xxxxxxxxxxx,完全听不懂。不过在之后,在安倍进来演讲之前,的一段演播室的段落里面有文字介绍,这就好多了(演播室的这些材料肯定是提前准备的,就是保密地看管着吧)。生在中国,下面这张图里看到这个「引用文」肯定比「書き下し文」要好懂多了。是这样的,这是万叶集卷五,梅花的三十二首歌的并序:“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薰佩后之香。”这句话后面还有好多好多,想看的话,维基的截图放在下面了。演播室里说,说到日本的花就会想到樱花,说到中国的花就会想到梅花,所以真是很有中国味的年号那。原来中国在外国眼里的形象是这样的?我Google了一下Chinese Flower,我发现还真的是,他们觉得中国文化里面最重要的是梅花,梅兰竹菊,其次才是月季牡丹之类的,说来这种梅花的寒霜傲骨的高洁清雅在我们日常生活的这个环境里好长好长时间真是,不宣扬了,所以我们自己都没有这样想。


来源: https://ja.wikisource.org/wiki/万葉集/第五巻

6
谷歌的收录速度好快,reiwa刚出来的时候已经有几百万个链接。不过网上说“令和”两个字是一个常见的朝鲜/韩国女性名字,所以这个链接数也不算什么。

电视里,有记者提问,问为什么要选这个名字,为什么这次不选汉文选择日本古籍了,菅义伟说这方面的事情稍后有安倍来给你们解释,说来是安倍给你们解释,可是我直到今天都没有一个彻底的对于为什么选择了日本经典的答案,日本从第一个年号“大化”起一直都选自汉文,所以对这件事情网上的猜想不断。 菅义伟他话说得超官,大概人老了,口齿也含糊不清,和记者说话的感觉对比强烈,觉得语言的抑扬顿挫在后面安倍开口的时候一下子就好懂了。就像一个竖纹、暗影、抖动的NTSC无线电视突然变成了高清纯平液晶大彩电一样。
不过非常舒服的一件事情是,没有片假名,这个超级爽的,所有学习日语的人都会知道,没有片假名就是全人类共同的幸福。那一天第一个听到片假名的地方,还是演播室里面一个女歌手嘉宾说的。因为没有片假名,我非常开心,我录下了安倍演讲的这一段,自己听写,翻译。我个人的翻译版本在下面,不敢说没有错,但是我把字典都翻烂了,比起网上的小报新闻里,把几句原文扔进机器翻译的洗衣机里面洗一洗就写出来的,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因为没有片假名,所以整片文字散发着日语的清香,在这年头不多见了。

我觉得看了他的讲话本身就能解释很多疑问,接下来一大段都会集中在这段讲话上。


这是安倍晋三在4月1日在日本中午12点的讲话的中文翻译。

今天,内阁会议发布政令,决定改换年号。新的年号是“令和”。它取自万叶集里的文言“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薰佩后之香”。因此,令和这个词包含“人美心近,文化生长”的意思。万叶集编篡于1200多年前,是日本最古老的歌集。它收集了不止天皇、皇族、贵族,更有戍边士兵、农家等广泛阶层的人们所唱的歌谣,是象征我国丰富国民文化和长久传统的日本经典。悠久的历史,芬芳的文化,四季更替里优美的自然风光,它把这样的日本国风带进下一个时代里。像严寒过后昭告春天到来,灿烂盛开的梅花,我希望有那样一个日本,每个日本人能怀抱对明天的希望,让各自的花朵鲜艳绽放。带着这个愿望,我们决定把令和当作新的年号。在和平的一天一天里,我们能养育文化,赞叹自然。我从心底抱着对这种生活感激,将和国民一起,在希望满溢的新时代里开道前进。在决定新年号的时候这个决心也一同被刷新。
皇太子殿下将在5月1日即位,此后新年号将会被使用,希望各位国民给予理解和支持。作为政府,也是大约200年来第一次,历史性地进行无事而起的皇位继承[1]。为了能让所有人普天同庆,将会做足万全准备,迎接那一天的到来。年号和皇室的悠久传统,国家安泰,人民幸福的祈愿一起,直到今天编织出我国走过的近1400年历史[2]。它成为了融合日本人的心情,支持着日本国民精神认同的东西。希望这个年号可以被广大人民接受,生根在日本人的生活里。

  1. 大多数皇位继承发生在上一任天皇过世之后,上一次主动让位发生在1817年光格天皇让位仁孝天皇。
  2. 自645年大化革新之后日本设立年号制度。

对比一下小报级别的翻译: https://news.sina.cn/global/szzx/2019-04-01/detail-ihtxyzsm2350154.d.html
原文: https://forbesjapan.com/articles/detail/26402

我把字典翻烂了,因为它用词超高端的,也因为我为什么连N2的语法都背不完就来干这事了呢。一上来的「閣議」听起来像kagu,「我が国」听起来像waakui,「賜る」听上去像「溜まる」,这些当我不熟悉,但是「防人」「薫り高き」「こぞってことほぐ」这样的词一般的学习路线遇不太到。然后不说「気持ち」说「心情」,不说「平和」说「安泰」,听上去都非常厉害。我听写完的时候纸面上是一段一段的空格,差不多那个时候也有原文发表出来了,填补核对完之后下午就在做翻译的事。

以前的日本年号,好多出自天地秩序的大义,前面的“平成”出自《史记》“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这一次,我们回归了,不花鸟风月会死的日本传统审美。我并不是很了解审美这个话题,如果玩过《全面战争:幕府将军2》的话,它的载入过程中间有古典诗文的展示,应该会对此有深刻印象,一种和唐诗宋词完全不一样的深刻印象。总之我们回归传统审美了,不知道这样下去更加压抑还是更加放得开了,相比“平成”的“内外、天地能够平和”这个意思看上去这次的年号更多姿多彩。但是传统日式审美常常在狭窄的选择里渗透物哀,凋零哭泣变化感触成长,像看着佛家的九相图,尸体衰败化为尘土粉碎一切不舍和欲求,玄妙的变化,凝视着思考,同时呢同时呢,又在什么都没有的原点里孕育一切新的希望,这种不复存在与新生,是他们最有感触的美。扯了很多,我虽然想到这些,但是往上看那个维基文库里面原文的截图,还是觉得这样一段话挺《兰亭集序》的,挺大气畅快的,不多见那,尽管花鸟风月,但又不是那么幽玄侘寂。之后了解到,这个是大伴旅人被贬之后模仿王羲之开了一个作诗party,32首诗都是这么来的,所以本来就像《兰亭集序》不是我的错觉。

你想“严寒过后昭告春天到来的梅花”,这讲的是一个相当新锐的有开创精神的符号,它不是风调雨顺万家和谐说点花团锦簇的话这种大叙事。他说希望每个人都能怀抱自己心里的希望、开花、向外面的世界释放这个信号,这很先锋,这是没有见过的。令月是说二月,令字在文言里指美好,比如巧言令色,美好这个意思是官方的解释。但是如果认为“令”带有现代汉语日语里使动的意思的话,可以认为意指梅花从寒冬散发的打开美好春天的电波,意指这样的电波使人“和”。他说「厳しい寒さの後に春の訪れを告げ、見事に咲き誇る梅のように…それぞれの花を大きく咲かせることができる、そうした日本でありたい…」。尽管他想说,在经济冷淡的背景下人能够不受影响坚持自己努力进取,但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的是这个“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得太多,但我觉得如果你听了这段讲话,你也会有一种,比较先锋的感受。

(啥时候咱能听到这么尊重多样性的领导演讲啊。我写这段时候我读了下鲁迅的原文,觉得至于到今天,对公共事件无力摇摆,失去感想的人越来越多,人们也终于不是无条件信任,转而去做政策性的营生,借着政府造就的种种不自由不平衡,与其表态不如趁机赚点小钱来自己谋求自己的自由平衡,这样个体小农的思想了。至于到今天,鲁迅的话能给困惑中的我们带来见血的导引,而不像现在的一些学者文章写得浩大又隐晦,我仍然觉得很惊异。鲁迅那段话的原文: http://www.xys.org/xys/classics/Lu-Xun/essays/refeng/essay41.txt

另外很反战,“感谢有和平的日子”这样说不知道安倍想说自己还是皇室的态度,安倍对和平的意见在他的政治生涯里面比较多变,多次向海外战争受害者道歉,但又多次参拜靖国神社,修宪是自民党的传统,各人的偏向不同。天皇很一致,自靖国神社纳入甲级战犯之后就从未去过,而且一直都反对修宪。讲一个琐碎的事情,靖国神社宫司小堀邦夫去年曾经在内部会议说,天皇不来参拜这里,却到海外慰问二战受害者,这是要毁了这地方啊,我不相信他的儿子会来参拜。然后这个发言被媒体曝光之后,靖国神社官方表示发言极度不当,他本人引咎辞职。天皇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态,但一直都说退位本身就是天皇抗议修宪的举动,是阻止天皇成为被政府神化的道具而要发挥下我是有想法的这影响力的行为,坚决地厌烦右派,这样的态度多少会在和他退位直接相关的新年号里反映一下。
关于天皇退位引发的事件: https://www.guancha.cn/Neighbors/2016_07_30_369492.shtml

网上一个讨论的热点在你没有选中国典籍,但你的年号还是来自中国的,具体点是安倍关于《万叶集》是日本国书的态度,他在谈话里反复强调,万叶集是本国文化,他收集了各种人的民歌,选自万叶集可以代表日本国民的生活感受。这其中就有玩味的地方,万叶集的诗歌本身是日本国民创作,但序文都是编篡者写的汉文,而天下文章一大抄,书和书之间互相关联,这篇题材可以向前推到《兰亭集序》,“令和”向前推到《归田赋》,“令月”一词向前推到《礼记》。当然,当然能推啦这是汉文呀。一些人对这反叛很敏感,不接受选日本典籍,选了其中的汉文也不能接受并不会想到这是一种妥协,但是否选择日本典籍就是要减小中国的影响,要脱离和中国的关系,又是否我们推定了它的来源,能证明你是不可能脱离中国的影响的,在中日的互联网上宣告一下然后就应该觉得自己的地位傲气获得了满足畅快呢。他不热诚,他不会觉得,在对方的设想里这是一种表达的折中,于是选择了汉文和梅花,所以他并不友好。直白一点说,这个材料在各路小报上的鸡血标题特别多,“日本新年号不出自中国典籍?呵呵”、“新年号首次出自日本典籍!网友:有本事就别用汉字!”。


来源: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37:36

关于“令和”的来源有一篇比较defensive的文章: http://www.sohu.com/a/305424577_115479
后来看到批评了这种defensive情绪的文章: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3732576

我看见更加充实的故事还有,安倍指名了一批日本古典学者,安倍提出了发扬日本精神的要求,学者抗命,学者提出了来自中国并且夹带讽刺朝政黑暗意思的年号,学者瞒过了安倍,学者离去,深藏功与名,安倍在发表会上大言不惭地说这是日本的国民精神,安倍太蠢了。不不,这太阴谋论了,给每个参与者赋予最鲜明戏剧的角色,然后强化冲突,把一种可能性当作最合理的解释来宣传,并且强调里面上下级的控制关系,尽管按照《年号法》内阁有很多影响年号抉择的权利,但是上一个年号也是自民党执政的时候选择出来的,没有道理说这一次冲突这么激烈。按照公布的6个年号的候选列表,我还可以倒过来猜想,内阁本身并没有强烈的想法,但是召集来的学者深爱日本的独特精神,认为这个时代不能只看到中国画出来的天圆地方,他努力说服其它的与会者,再煽动内阁向改革的路上走,就可能是这种情况,于是看到这一次的审美气质和之前的绝大多数年号都不一样。所以,这些想法都没有证据。

年号选择的流程看: https://www.nippon.com/cn/in-depth/a05403/
年号的6个候选: https://hk.on.cc/hk/bkn/cnt/aeanews/20190402/bkn-20190402101813257-0402_00912_001.html

常常觉得在网上呆久了,容易陷入猜忌和保守的漩涡,因为在感受的时候,我们忽略说复杂的态度的人,而看到一个极端的想法,注意力被抓住了,被他的愚蠢惹毛了,想着我要怎么和这个人斡旋,我要怎么防御,怎么改变自己来面对这种情况。说的话转发的事情全都盯着它,忘了别人,也慢慢地丧失友好理解别人选择的交际思维,沉浸在自己的冷淡里用那个证据证明自己这样做太正确了太安心了别的都不用想的。又在别人友善全开的时候,不碰巧地会出现鲁迅所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无法接受对方可以那么幸运那么自在欢乐,于是悲鸣着,也找到他身上一个点痛恨着,刻画了疯狂,若不能痛恨那就只能逃跑,做不到和没有归宿的归宿共存。更有无法理解复杂事物的时候,用一些人的想法化成所有人的想法,用他的利益猜测来划掉他说的话,对于这一点,这一篇里有详细的展示: http://www.vice.cn/read/i-am-not-left-or-right-i-am-chinese


来源: 妄想代理人 E11 09:00

啊,扯了好多,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有多少说对的,多少说错的东西。

说了这些,这些事情不知道给你的印象有没有我开头那张图右下角可爱的女孩子给你的印象深啊哈哈。

对了对了,在回答记者的提问的时候,安倍晋三还提到了Twitter提到了Niconico,说到现在的年轻人能够不受已有媒体的束缚,发挥自己活跃的创造力,改变了这时代的样貌,他说这件事情让我觉得日本的未来充满光明,还提到了平成时代的大红歌《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里面努力绽放的花。他在这时候说的话可新潮了,感觉一点都不像历史修正者,关于他历史修正的一面可以看: http://www.siis.org.cn/Research/Info/644

9
来源: https://www.huffingtonpost.jp/entry/gengo-smap_jp_5ca18b6de4b0474c08d0c10b

这里有朝日的一篇付费新闻,找了一些学者在年号发布过程中的实时想法,可是我没有会员看不了全文:https://www.asahi.com/articles/ASM3Y7524M3YULZU027.html
一篇关于在年号发表之前猜彩票一样猜年号的文章,一个都猜不中,我想起日本网上的预测里最受人欢迎的年号是“安久”,这个词很好听,可惜不是,只要日本民众猜了什么他们就会特意避开。 http://www.twoeggz.com/news/12750480.html
还说JK希望年号是「珍奶」,哈哈哈。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739908

回到现实的清晨里,回到上面的讨论基本用不到的日常里面,这新闻本身意义都不重要,最热的是meme。令和废柴,令和猛汉,令和时代的福尔摩斯,令人昭和,东京电视台天天美食节目,这些我相信大家都见过了。但是看你们这是在讨论什么?

还有来自谷歌娘的认可,令人害怕。
11

网上还说令和元年简写R-1,那样的话明治的同名酸奶肯定会很火。私立恵比寿中学趁机发令和新曲唱唱跳跳蹭热度。Twitter上有因为令和指春天画得非常春日气息的纸片人儿,也有令和的咖啡拉花。伴随新年号的还有大量定制的新印章、新公文表格、新日历、新bug、很多新东西。

然后我找梗的时候看到了这个:

说不定这就是令和呢,不过这样的梗在日文网上没有。要说对于放浪息子在学校里的关照这件事情,在15年4月文部省已经有了指示,内容比如之前凌子卿有一个帖子里面说到的不一样的泳衣、隔开浴室、称呼、服装、体育课程等等(顺便中国没有这样的指导意见),大层面上的要求有了不是一天两天,但是这些东西,在家长学校各方推诿,与偏见恶意学坏的防止,这些现实问题拉扯里面实现了多少,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它腐坏孩子的心灵,令习惯了秩序的家长在外倍感压力,觉得你这样还怎么去参加工作啊参加不了工作还怎么有人看得起你还怎么过日子啊,这也是一个很难处理的情况。

进一步的两个链接,前面一篇在报道无性别制服新闻记事的同时有关于身体规训的说明,后面一个台湾的电视节目里面说换制服穿可以体会到对方的心情。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9108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0ebwuccouM
这段参照:
http://intermargins.net/intermargins/YouthLibFront/YouthHumanRights/hair%20and%20uniform/dress%20and%20body.htm
http://life.letibee.com/school-puerto-rico/
http://www.mext.go.jp/b_menu/houdou/27/04/1357468.htm

这个话题推一篇以前我很喜欢的文章,它基于以往历史变化寻找出路:

啊呀呀,不写了,写不动了,到这里。
真希望看到一个变好的新时代啊。


(Zeguqi) #2

希望令和元年能发生一点好事,没有的话也希望不要有事。


(Hakon) #3

我们在见证历史,其来临,其进行,其逝去。